Victor.

大概是个还在学习的渣

一只渣的日常练习/4.9

• 磕瓜子儿

    嘉在一道门前站定。这门实在老旧,把手上已是爬满了锈迹,门体上涂着歪歪扭扭不知其意的黑色字迹,周边染了血似的暗红,从上蜿蜒至下。嘉抖了个哆嗦,不再多看,沉下心来将手放在把手上。

    门开了,伴随着咔咔作响的声音。嘉把手电举到胸前,开始打量这个房间。房间如门一般破败,醒目的红色案台上摆放了一摞和案台一样积满了灰尘的书,嘉轻轻拭去了灰尘,只见最上面的那本书封面是有质感的银灰色,只在书的右下角处绣有一行镶金的花体英文:“Yesterday”,嘉将手覆在书的封页上,终是按耐住迫切的作死心理没去翻开。她将手电的光汇到主墙壁——上面挂着一张脸,一张被刮花了的人脸,手法似是不太利落,抑或是工具简陋。而“他”嘴角被人为地缝上了一圈瓜子壳,就像是——那瓜子壳刮花了“他”的脸庞。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她想,我以后大概再也嗑不下瓜子了。

一只渣的日常练习/4.7

• 日出

    6:03 A.M.
   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一个小孩正屈腿坐着,脸部的线条被打上了一层阴影。倏的,一抹红色从东方跳了出来,然后像是大火似的,红绸迅速蔓延开来,晕染了整片苍穹。不多时,满目便尽是万丈金光。“哇!太阳呢!”,他突然站了起来,大力挥舞起手臂,“阿洛!是太阳!快来看呀!”,他转过头大声呼喊着谁,满脸洋溢着喜悦,可向他身后望去,却分明空无一人。“阿洛,我答应了你要带你来看日出的呢。嘿嘿,我没食言吧……可是你人呢?阿洛?怎么就扔下我一个人看了呢?”

一只渣的日常练习/4.3

• 一个女人

    一身黑色的绣花旗袍紧紧包裹住她那玲珑有致的躯体,曲线恰到圆润的臀部,往下,两条白皙而修长的腿微微并拢。她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,纤细的手指夹住它咬在嘴中,手指摩挲着打火机的滚轮点燃。她半眯着一双桃花眼,嘴唇抿动,烟尾点点红色火光隐现,吐出圈圈烟雾。一支烟尽了,她又用纤细的手指掐断,扔在地上,黑色的高跟鞋踩过烟头,踏着高跟鞋笃笃而去了。

一只渣的日常练习/4.2

• 一个老人(雾

    他立在静得让人发麻的街道旁,卑屈着身子,脊背深深地弯下,明明才过不惑之年,却已是尽显老态了。他尽力地张大眼睛,极力想要望清什么似的,眼神浑浊地聚向一处——那仍隐隐能看出曾经模样的掉了漆的朱红大门,须臾,却终是黯淡下来了。他满脸颓然,静静地站在那,立了许久。终是离去了。